当前位置:首页>龙池幻有禅师语录

龙池幻有禅师语录卷之七

发布时间:2019-06-25 11:48:53    编辑:门人圆悟圆修等编    阅读次数:

金刚经金刚经全文金刚经唱诵

龙池幻有禅师语录卷之七

徴古

丹霞一日访忠国师值睡次乃问侍者耽源云国师在不者云在即在秪是不见客霞云太深远生者云莫道上座佛眼也觑不见霞云龙生龙子凤生凤儿国师睡起侍者举似师乃打二十棒趁出丹霞闻之乃云不谬为南阳国师。

师云且休言侍者谓在即在祗是不见客为落节语即如丹霞云太深远生向这里作么生下得一转语救取侍者倘未知下落也怪丹霞不得谩道龙生龙子凤生凤儿去也。

石巩一日问西堂汝解捉得虚空么堂云解捉得曰作么生捉堂以手撮空巩曰作么生恁么捉虚空堂曰师兄作么生捉巩把西堂鼻孔拽忍痛云太杀拽人鼻孔直得脱去巩云直须恁么捉虚空始得。

师徴云只如西堂当时还识得鼻孔也未既识得如何却又云直得脱去且如要脱去底端的是鼻孔是虚空耶试检点看。

亮长老问北兰让禅师伏承师兄画得先师真暂请瞻礼让以手擘胸开示之亮便礼拜让云莫礼莫礼亮云师兄错也某甲不礼师兄让云汝礼先师真亮云因什么教某甲莫礼让云何曾错。

师云看这两个长老又何曾将错就错一个到底错一个到底不错且检点那个是错那个是不错。

举百丈一日普请钁地次忽有一僧闻饭鼓鸣举起钁头大笑便归丈云俊哉此是观音入理之门丈归院乃唤其僧问适来见什么道理便恁么对云适来只闻鼓声动归吃饭去来丈乃笑又沩山一日在法堂坐库子击木鱼火头掷却火抄拊掌大笑沩云众中也有恁么人唤来问作么生火头云某甲不吃粥肚饥所以喜欢沩乃点头。

师举罢召众云这两僧欢喜处甚同其间还有得失么不信但看这两个老和尚笑处并点头处一似赏伊一似罚伊汝等试检点看不得草草放过。

举镜清参龙牙问如何是祖师意牙云与我过蒲团来清过蒲团牙接得便打清云打即任打要且无祖师意又参临济问如何是祖师意济云与我过禅板来清过禅板济接得便打清云打即任打要且无祖师意后镜清出世有问和尚当初参二尊宿肯伊不肯伊清云肯即深肯要且无祖师意。

师云观镜清前后语祖师意无差且道伊会意处还同么若道同他却恁么语若道不同他却恁么语有人检辩得许伊具一只眼。

举陈操尚书一日斋僧次躬行饼僧展手接陈乃缩手僧无语师曰只得吞声饮气陈曰果然异日问僧曰有个事与上座商量得么僧曰合取狗口师曰冷灰里豆爆了也陈自掴曰操罪过僧曰知过必改师曰依然黑??茫地陈曰恁么即乞上座口吃饭。

师云大众且道乞上座口吃饭是赏伊是罚伊又且道尚书是我家里人不是我家里人。

赵州因问一婆子什么处去婆云偷赵州笋去州云忽遇赵州又作么生婆连打两掌州休去。

师徴云且道这婆子掌是有意思掌是没意思掌又且道赵州休去还肯伊不肯伊。

西堂智藏曾烧杀一僧一日现身索命藏云你还死也无对云死也藏云你既死觅命者是谁便乃不见。

师云且道这僧现身索命是真要命是不真要命又智藏恁么语是果还伊命也是不还伊命也。

举有僧到曹溪因守衣钵僧提起衣云此是大??岭头提不起底僧云为什么在上座手里僧无对。

师徴云如今人皆信知此衣当时在大??岭头果然提不起即今还有信知这僧提起却放不下么。

肃宗帝一日问忠国师云师在曹溪得何法忠云陛下还见空中一片云么帝云见忠云丁钉着悬挂着。

师徴曰且道肃宗帝当时便会得也未若不会得争得便恁么休去又若会得又争肯恁么不措一辞。

庵婆提女问文殊云明知生是不生之法为什么却被生死之所流转文殊云其力未充后有进山主问修山主明知生是不生之法为什么却被生死之所流转修云笋毕竟成竹去如今作篾使得么进云汝向后自悟去在修云某甲所见秪如此上座意旨如何进云这个是监院房那个是典座房修乃礼谢。

师云我还要问明知生是不生之法为什么被生死之所流转在。

世尊将诸圣众往第六天说大集经来他方此土人间天上一切狞恶鬼神悉皆集会受佛付嘱拥护正法设有不赴者四天门王飞热铁轮追之令集既集会已无有不顺佛来者各??弘誓拥护正法唯有一魔王谓世尊云瞿昙我待一切众生成佛尽众生界空无有众生名字我乃??菩提心。

师徴云且道这个魔王是皈依佛语是不皈依佛语。

镇州第二世保寿和尚开堂日三圣乃推出一僧寿便打圣云恁么为人非但瞎却这僧眼瞎却镇州一城人眼去在寿便归方丈。

师云据这公案恰似路见不平未免遭人齿颊统要中纷纷评论有十五人俱是当世明眼宗匠若约正知正见判断处三分中但有其一耳不可不知。

镇州大悲和尚因僧问除上去下请师便道州云我开口即错僧云与么则真是学人师也州云今日向弟子手中死。

师云且道这语是错不错。

吉州资福和尚示众云隔江见资福刹竿便回去脚跟下也好与三十棒岂况过江来时有僧才出州云不堪共语。

师徴云且道这两种因缘那个用得亲亲底堪与今时拨眼不亲则自救不了。

首山省念禅师问僧与么来者是什么人僧云问者是阿谁山云老僧僧便喝山云向你道是老僧又恶??作么僧又喝山云恰遇棒不在手僧云草贼大败山云今日又似得便宜又似落便宜。

师云作么生是得便宜处又作么生是落便宜处。

乌石灵观禅师曹山行脚时问如何是毗卢法身主观云不道曹举似洞山山云好个话头只欠进语何不更去问为甚不道曹乃去进语观云若言我不道即哑却我口若言我道即秃却我舌曹归举似洞山山深肯之。

师云洞山深肯即休作么生是毗卢法身主若有会得者即老观也肯你具一只眼。

香严智闲禅师示众云如人在千尺悬崖口衘树枝手无所攀脚无所踏忽有人问西来意不对则违他所问若对又丧身失命当恁么时作么生即是有虎头上座云上树即不问未上树请和尚道严呵呵大笑。

师云香严只知尽法不管无民可谓观前不观后者也若不得虎头上座出来这人被香严几乎悬杀在树枝复呵呵大笑云还有知这笑落处么。

雪峰一日唤僧近前来僧近前峰云去僧珍重便去。

师云更有一僧雪峰唤彼来便来遣彼去亦去但曰勘破了也徴曰且道前僧亲见雪峰后僧亲见雪峰有人定当得也具一只眼。

僧问雪峰乞指示峰但云是什么僧于言下大悟。

师举毕召众徴曰且道这僧大悟去悟底是什么。

雪峰示众云尽大地是个解脱门把手拽不入时一僧出云和尚怪某甲不得一僧云用入作么峰便打。

师云即如二僧俱也会到这里因甚有吃棒有不吃棒者誵讹在什么处不可不知又不吃棒者姑置勿论即如吃棒者在里边不在里边若在里边自合不吃棒若不在里边亦不应吃棒。

保福因僧侍立乃云你得与么粗心僧云甚处是某甲粗心处福拈一块土度与云抛向门外着僧抛了却来云甚处是某甲粗心福云我见你筑着磕着所以道粗心。

师云可惜这僧保福为你无事生事恁么老婆恰如个双盲乞儿置他在饭箩里坐了犹只是舒两手向人乞之不暇而未解取食可谓粗心者也且而今还有不粗心者么保福云切忌莫筑着磕着。

云居怀岳禅师因僧问明镜当台时如何居云不鉴照僧云为甚不鉴照居云胡来胡现汉来汉现僧云大好不鉴照居便打。

师云只如这僧吃棒是胡来胡现汉来汉现吃棒也是不会得吃棒也然此僧会得肯恁么道不会得肯恁么道。

举石头问大颠那个是汝心颠云言语者是头便喝出经旬日颠复问前者既不是除此外何者是心头云除却扬眉瞬目将心来颠云无心可得将来头云元来有心何言无心无心尽同谤颠于言下有省。

师云古德多谓今人但认得个昭昭灵灵便以为真却以扬眉瞬目吃饭穿衣屙屎送尿语言动止莫不总是这个且如古德垂训焉肯误人然则即昭昭灵灵与扬眉瞬目其誵讹利害毕竟作么生拣别试请于闲暇时各自检点寻思看。

举洞山上堂云有一人在千人万人中不背一人不向一人你道此人具何面目云居膺出曰某甲参堂去。

师曰大众且道云居谓参堂去是何面目。

举僧问洞山时时勤拂拭为什么不得他衣钵未审什么人合得山云不入门者曰不入门者还得也无山云虽然如此不得不与他却又云直道本来无一物犹未合得他衣钵汝道什么人合得这里合下得一转语且道下得什么语时有一僧下九十六转语并不契末后一转始惬山意山曰阇??何不早恁么道别有一僧密听祗不闻末后一转遂请益其僧僧不肯说如是三年相从终不为举一日因疾其僧曰某三年请举前话不蒙慈悲善取不得恶取去遂持刀白曰若不为某举即杀上座去也其僧悚然曰阇??且待我为你举乃曰直饶将来亦无处着其僧礼谢。

师云其僧礼谢且休大约从来以得失商量多即今还有没商量者么虽然恁么且道六祖当时是受伊衣钵不受伊衣钵。

举僧问曹山学人通身是病请师医山云不医曰为什么不医山曰教汝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师举了云大众且道这僧还活也无试检点看。

举石霜问僧近离甚处僧云审道霜于面前画一画云你刺脚与么来还审得这个么僧云审不得霜云你衲衣与么厚为甚却审这个不得僧云某甲衲衣虽厚争柰审这个不得霜云与么则七佛出世也救汝不得僧云说甚七佛千佛出世也救某甲不得霜云大懵懂生僧云争柰聻霜云参堂去僧云诺诺。

或谓我若做这僧才到堂便云为我今日勘破这老和尚了也转身便行不妨使这老和尚略也沉吟去或云殊不知石霜闻这僧云争柰聻便觉得故令伊参堂去耳师云请具眼者试察之孰是。

颂古

琅邪觉禅师问英首座近离甚处座云金銮夏在甚处座云金銮去夏在甚处座云金銮前夏在甚处座云金銮先前夏在甚处座云和尚何不领话觉云我也不会勘得你教库下供过奴子来勘且点一碗茶与你湿口。

颂云。

问穷频应四金銮谁会三玄见不堪须点一瓯茶湿口致无言处倒平安

德山小参示众云今夜不答话有问话者三十棒时有僧出礼拜山便打僧云某甲话也未问为甚打某甲山云你是甚处人僧云新罗人山云未跨船舷好与三十。

又示众云问即有过不问又乖有僧才出作礼山便打僧云某甲话也未问为甚便打山云待你开口堪作什么。

颂云。

门庭施设若为高善识兵机有是刀即使青霄鹞子过不劳拔箭见飞毛

玄沙因雪峰云吾见沩山问仰山从上诸圣什么处去仰云或在天上或在人间汝道仰山意作么生沙云若问诸圣出没处与么道即不可峰云汝浑不肯忽有人问汝作么生道沙云但道错峰云是汝不错沙云何异于错。

颂云。

若问诸圣去处沩仰摸索不着雪峰才肯玄沙不错何异于错检点将来总是秦时轹??咄神龟七十二钻那堪卜了又卜

玄沙有时拈拄杖云识得这个一生参学事毕△云门云识得拄杖为什么不肯住。

师拈拄杖颂云。

识得这个始不负我别有长处钻冰取火

镜清问灵云行脚事大乞师指南云云浙中米作么价清云若不是某甲洎作米价会。

颂云。

从上行脚事最大灵云此话令人怕坐久方才省得来浙中米卖作么价

镜清问僧门外是什么声僧云蛇咬虾蟆声清云将谓众生苦更有苦众生。

师云。

却较些子咦门外什么响蛇咬虾?声将谓众生苦更有苦众生

以为颂。

无厌足王入大寂定乃来有情无情皆顺于王若有一物不顺于王即入大寂定不得师翻后语若有一物不顺于王即出大寂定不得。

颂云。

净染初无拣逆顺不思议那伽常在定无有不定时

仰山因僧问法身还解说法也无山云我说不得别有一人说得僧云说得底人在甚处山乃推出枕子沩山闻乃云寂子用剑刃上事。

颂云。

眇得凡身即法身未谙说法又何人宁知刹说众生说换取梁皇努眼嗔

白云子祥禅师问僧不坏假名而谈实相作么生僧云这个是椅子云以手拨云与我拈鞋袋来僧无语云云这虚头汉后云门闻乃云须是他始得。

颂云。

善者何用多方实相无乎不在轻轻拈转话头椅子岂如鞋袋

云门因僧问佛法如水中月是不门云清波无透路僧云和尚从何得门云再问复何来僧云便与么去时如何门云重叠关山路。

颂云。

一自昔年超脱去滔滔无滞孰为疑夜来触折须弥柱试问阇??知不知

僧侍玄沙次沙以杖指面前地白点问云还见么僧云见沙如是三问三云见沙云你也见我也见为什么道不会。

颂云。

你也见我也见何劳再问未成现因缘时节待来前顿令见见凝一片

举文殊三处度夏话师于椎不能举处着语云接了伊钱软却手又于迦叶不能加对处着语云吃了伊食哑却口复召云诸兄弟且道这两着语有甚意思倘未了得者一任咬嚼去若有向老僧道也不较多则不妨说着了也。

仍有颂云。

处处文殊是作家饮光被惑眼生花拈椎拟举浑无力千古令人不浪夸

举马师令人送书径山山开缄但见书中一○相山于圆相中着一点却封回后忠国师闻云钦师犹被马师惑师云径山当初开缄但见个○相何不收却了另写个回书道马兄从何得此消息来好。

仍有颂云。

偶于○相着一点大似斗鰕跳不出从何得此消息来钦师争被马师惑

雪窦显举古云眼里着沙不得耳里着水不得忽若有个汉信得及把得住不受人谩祖佛言教是什么热碗鸣声便请高挂钵囊拗折拄杖管取一员无事道人又举古云眼里着得须弥山耳里着得大海水一般汉受人商量祖佛言教如龙得水似虎靠山却须挑起钵囊横担拄杖亦是一员无事道人复云与么也不得不与么也不得然后没交涉三员无事道人中要选一人为师。

颂云。

若论辩验诸方此老大有作略要选一人为师到底摸索不着

白云守端初参杨岐岐问上座落发师谁端云茶陵郁和尚岐云闻渠有悟道颂试举看端举云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岐大笑而起师遂怀疑次日问云先师悟道颂人人道好和尚因甚??笑岐云汝见打驱傩者不端云见岐云汝一筹不及渠端大惊曰何谓也岐云他要人笑汝怕人笑端于言下大悟。

颂云。

他要人笑汝怕人笑一般戏局善作者妙

东林常总因僧绍慈问世尊傅金襕外别傅何物林举起拂子慈云毕竟作么生林以拂子蓦曰打慈拟开口林又打慈忽有省遂夺却拂子林云三十年老将今日被小卒折倒。

颂云。

东林总老有头无脑吃跌诈输庄颠庄倒咦寒山睡醒开门拾得归来恰好

僧问龙牙十二时中如何用力牙云如无手人行拳。

颂云。

十二时中力用全如人无手欲行拳密云弥布大千界放去收来岂赖天

台州幽栖道者一日敛钟上堂大众才集乃问什么人打钟僧云维那者云近前来僧便近前者遂打一掌却归方丈。

颂云。

平地推人便吃交道人行处意何超分明月到梧桐上不照梧桐照碧霄

临济问洛浦从上来一人行棒一人行喝阿那个亲浦云总不亲济云亲处作么生浦便喝济乃打。

颂云。

棒喝交驰总不亲即非亲处孰为真宁同生也莫同死直下休教错认人

投子在桐城县途逢赵州问莫便是投子庵主么子云茶盐钱布施我来赵州先归庵晚间见子自携油回州云久向投子到来秪见卖油翁子云你秪见卖油翁且不识投子州云如何是投子子提起油瓶云油油。

颂云。

路途犹讳不知名究竟还教觌面呈莫怪相逢不相识为怜人老忌多情

枣山光仁禅师一日升堂大众集定未登座乃云不负平生眼目置个问讯来时有僧出作礼山云负我且从大众何也便归方丈异日有僧请益云和尚升堂云负我且从大众何也意旨如何山云齐时有饭与汝吃夜间有床与汝睡一向煎逼我作么僧礼拜山云苦苦僧云乞师指示山垂下一足云展缩一任老僧。

颂云。

枣山大有作略说法无可不可岂徒用垂一足展缩要当由我

云居膺和尚问僧念什么经僧云维摩经膺云我不问你维摩经念底是什么经僧因此有省。

颂云。

维摩本只是维摩但诵摩诃萨达磨再问却疑因拟议方知鹞子过新罗

洞山一日问云居甚处去来居云踏山来洞云阿那个山可住居云阿那个山不可住洞云与么则国内总被阇??占却也居云不然洞云与么则子得个入路居云无路洞云若无路争得与老僧相见居云若有路即与和尚隔生也洞云此子已后千人万人把不住。

颂云。

珠走盘兮盘走珠大千何异一茅庐任伊依旧踏山去不动纤尘本自如

石霜问道吾和尚百年后有人问极则事向伊道什么吾唤沙弥弥应诺吾云添净瓶水着却问霜汝适来问个什么霜再举前问吾便起霜于此有省。

首页12尾页

本文链接:龙池幻有禅师语录卷之七

上一篇:第四十五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下一篇:第五百一十二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经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