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金刚经译文

王骧陆上师讲金刚经

发布时间:2019-07-11 17:23:50    编辑:王骧陆上师    阅读次数:

王骧陆上师讲金刚经

稽首世尊善赐护念

今我发愿随说是经

普愿众生信心清净

深解义趣不乐小法

以佛智慧悉知是人

荷担菩提即为如来

不取于相即生实相

通达无我是名庄严

如来于第四时,说般若经。计十六会,六百卷,《金刚经》乃其一也。以金刚喻般若者,又百喻之一也;或以大火聚喻般若,言无物不遭其焚烧;或以大日轮喻般若,言无幽不照等等,计有百喻。而如来说法,不外八识、二无我、五法、三自性。所言五法者,乃名、相、妄想、正智、如如是也。《大般若经》具八十一科,色为八十一科之首。《金刚经》说一句“不住色布施”,言以一赅八十一科。自五蕴、六根、十八界、十二缘、四谛、六度、三十七助道品、以至菩提涅槃等,尽不可住是也。

经只一卷,文约义深,难于解释。前半部破四相,后半部破法见。以众生迷妄之习,在根为见,在境为相,一切相乃一切见之根本也,终不离我、人、憎、爱四种情妄。最后言三际心不可得,云何于不可得之心中,执缚诸见而滞四相耶?行者欲明三心不可得,自非修证不可,尤非认识透澈者,不能信心不逆也。

此经注释,当依无著菩萨十八住说,则如是住,方不生法相。又天亲菩萨二十七疑各解,前已略表,合印一册。非分段细讲不可,且俟异日,今则随说其义,不分片段,一知半解愿与诸君参究之。

古德云:“诸佛说空法,为度于有故”。无上甚深微妙,原不应以凡夫之见,去测度思量。世尊本意,在“灭度一切众生,入无余涅槃”。但不是佛可以度生,只是众生自己灭度。佛不过借一切幻法,使众生自己去波罗蜜。原因众生颠倒,不得不度,故为“说波罗蜜”。若明众生本来是佛,不必定取灭度,故曰“即非波罗蜜”。但亦不舍此法,不妨立一假名,故曰“是名波罗蜜”。反复三义,类皆如此。波罗蜜者,言到彼岸也,由迷岸到觉岸。明心见性,明自己之金刚般若,悟自己之常住真心。本来如如不动即是佛性,此佛性不是佛所独有、众生所无,不是佛单有一个金刚菩提,给众生去荷担,还自众生自己荷担者这本有金刚菩提。荷担即是承当,直下承当,自己本来具足是佛,即是第一波罗蜜,故曰“彼非众生”。然以烦恼习气颠倒而论,又不能说不是众生,故曰“非不众生”。因为是众生,佛所以说法。佛与佛更有何法可说。佛悯众生迷而不觉,不知自家宝藏,不敢承当自己本来是佛,佛设种种方便,权说实说,无非要众生去承当,勿自放弃。但一时口授者曰言说,传于文字者曰章句,集章句者曰经。

“金刚经”者,一切如来悟心之门也。了无明之妄心,即妙慧之真心,故曰悟心。十方国土中,最上第一希有之法,惟有一乘法,只是一心。但所以说法,经是文字,不回向到自性上去,般若何由放光?故曰是经不过“名为金刚般若波罗蜜,以是名字,汝当奉持”。所以者何?经不过是幻笔幻文,表此幻法,如筏喻者,皆不可取、不可说,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不取不舍,故曰“不住于法而行布施”。岂但不住,并不住亦不住,以“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虽果成罗汉道,我不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虽如来自己在燃灯佛所,成佛授记,亦云“于法实无所得”。要如是生心,始是无住生心。无住非是不住,直是无物可住。干干净净,是名清净。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以如是庄严自性净土,故曰庄严佛土,却又说“即非庄严,是名庄严”,表示一切法,都是假名,妙用在我。我即非我,妙亦不有。故曰“佛说般若波罗蜜,即非般若波罗蜜”。又曰“如来无所说”,以如是妙莲金刚宝觉,只四句偈,已可尽其微妙。般若为诸佛之母,诸佛之所自出,岂有相福德所可较量?故三千七宝布施不能比,恒沙七宝布施不能比,恒沙身命布施不能比,乃至每日三时以恒沙身命布施,经无量万亿劫,亦不能比。功德较量,凡夫原要惊怖不信,不知一为有相,有生灭,终不足恃。一为无相无生灭,恒常不变;一为可夺,一为不可夺;一为有量,一为无穷;一为入生死,一为出三界;一为增添恼苦,乐不永久,一为究竟清净,得大自在;所以不能并论。

佛说种种法,三藏十二部,无非要众生得慧眼,明心见性,启发金刚宝觉,认清这要紧东西。可怜世人迷至今日,好容易走到修行觉路上来,百千万劫难遇之机,难得之身,尚在盲修瞎练,不知本地风光,处处皆是,行住坐卧,穿衣吃饭时,何尝离开本心地?在在金刚回露,处处般若放光。自己终日是如来,终日不见自己是如来,却终日去寻如来。以为密宗即生成佛,禅宗彻悟是佛,净土花开见佛,我修了一、二十年,何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竟不见半点影子,神通变化、顶上放光,也不见有何凭据,可见即生成佛,真是欺人之谈,我尚且做不到,何况初学之人?末法时代,原无上乘根器,只要令伊闻思,且谈不到修证,所以要经过三大阿僧祗劫,自然能成佛。如此颠倒思量,真是梦中说梦。经上明明说见性成佛,不说是变相成佛,先把这要紧东西明白,便是见性成佛,密宗即生成佛,即是此理。惟因自家力量不够,上仗毗卢遮那佛神变加持之力,使我速证菩提,开此觉慧,归到元来本觉。至于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此是相上成佛,要把习气除净,必经过阿僧祗劫,断无此生办到之理。世人不察,妄计便宜,颠倒贪得,遂分两派:一派是求即生得神通,知过去未来,以为可以成佛度众,世人讥为狂魔;一派是谨慎小心,老实念佛,一切不管,只求生西,世人又评为自了。门户水火,各不相让,兄弟阋墙,自称孝子。何况三十二相,终是妄相,八十种好,宁非幻景?故曰:“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又曰“转轮圣王亦是如来”,“若色见声求,是人行邪道”等等。

哀哉众生,自家宝藏无量,却向外面求乞,还要引导众盲同入火炕。佛故特地表演入舍卫大城乞食。城中一段,正是不开口说法。须菩提应机而请,世尊亦应机而酬。

先表众生一切业障生死之根,在一“我”字。以有我,遂有执,以执取名相,遂入颠倒。开首先破四相,故曰“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此相不单指有色诸相,凡一切法、非法、相、无相,都属于相,都属于名,都属于幻。只因众生病根在执见,先执一个我,故曰“如来说有我者,则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为有我”。“我”字是众迷之根。有我相,即立人相;人我对立,合之曰众生相;此见不除,坚固执持如寿命,是寿者相。仁者勿执人相便当作“人”解,凡一切外境,形形色色都属人相。我是心的代表,心境相对,不依般若无由解脱,根尘锁缚,缚于人我,我与我所,生死之根。“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就是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非菩萨即是凡夫,凡夫心量窄小,要广大比喻,遂借四维上下虚空以形其大。又言福德性,亦等虚空之大,非有形之福德相可比。

又如“身如须弥山王”、“人身长大”等句,亦是表此法王身,点到金刚般若。是故发菩提心者,明此妙心本来周遍法界,恒沙妙用终不离这个东西,故曰“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经,即指常住真心,即此真心不异诸佛,当尊重若弟子,当如塔庙,皆应恭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此并非僭妄自大,以佛所亲许故,当仁不让。佛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无非劝世人要通达无我法,做个真实菩萨。乃凡夫自甘劣小,不堪承绍,故曰“若乐小法者,即著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则于此经不能听受读诵,为人解说”。若能发广大心,视一切众生与我皆可成佛,圣凡之别不在形体,乃在心量,自无惊怖之理。《大日经》云:“甚深无相法,劣慧所不堪”。其所以狂乱狐疑,都由不信上来,不信由夙世少种善根上来,故曰“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乃至一念生净信者”。又曰“信心不逆,其福胜彼”,甚为希有。“以要言之,是经有不可思议不可称量无边功德,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发最上乘者说”。要人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称无有边不可思议功德”,如是人等即为如来,言即与如来不二。佛在他经上屡屡说过,要人承当荷担,毋庸惊怖,此义却是难信,故曰“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原不是凡夫意境所可思议得到。所以要通达经义,不单是解释文字,此经义是上至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下至遍法界各类众生,同此平等一义。所谓阿耨菩提,所谓大圆觉,本是生佛平等,觉了便同佛,迷了是众生,不迷即觉,不觉即迷。

“若心有住”,即住于六尘外境,“即为非住”,言即不能住于无上菩提矣。迷则如人入暗,即无所见;觉则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故不着一切法,处处是般若作用。然人忽迷忽觉,般若非隐非显,要其本体,毫无殊别。根本即不生不灭,所以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一不异,不来不去,都无所立,毕竟平等,所以谓之坚固不坏,具坚利明体相用三德之金刚般若。

首页12尾页

本文链接:王骧陆上师讲金刚经

上一篇:金刚经说什么读后感

下一篇:慧骧法师讲解金刚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