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佛本行集经

第三十六卷 佛本行集经

发布时间:2019-06-25 11:48:55    编辑:阇那崛多 译    阅读次数:

金刚经金刚经全文金刚经唱诵

第三十六卷 佛本行集经

耶输陀宿缘品第三十九

尔时天竺波罗奈城。有四居士大富长者。最为殊胜。善男子辈。何等为四。所谓第一名毗摩罗(隋言无垢)。其第二者名修婆睺(隋言善臂)。第三名为富兰那迦(隋言满足)。第四名为伽婆跋帝(隋言牛主)。彼等从他闻耶输陀大善男子往沙门边修行梵行。闻已即作如是思惟。希有斯事彼大沙门法行之中梵行。应当牢固不动。应当胜他。其法会集。应必第一。所以者何。而耶输陀大善男子。至沙门边。受行梵行。即得出家。我等今者亦应至彼大沙门边求修梵行。彼等如是共平量已。相将往诣耶输陀边。到已即共其耶输陀。对面美辞。善巧谈说。各话心内。意喜语言。敬心问讯。相慰喻已。各坐一面。坐一面已。彼四长者。即便共白耶输陀言。尊者耶输陀。此之梵行必应牢固。决定胜他如此法集。可敬可爱。如尊今于大沙门边受行梵行。我等今者。亦欲求于大沙门边修行梵行。

尔时长老耶输陀许。即便共彼波罗奈城四大长者。往诣佛所。到佛所已。顶礼佛足。礼佛足已。却坐一面。时耶输陀即白佛言。大觉世尊。此四长者。在本居家。各为朋友。最为殊胜。善男子辈。所谓无垢善臂满足。并牛主等。今日故来。归依世尊。善哉世尊。唯愿为此四大长者。如应说法教诲示导。尔时世尊发大慈悲。起怜愍故。即为彼等四大长者。次第方便说微妙法。所谓布施持戒忍辱。乃至为说种种法要。彼等长者。闻世尊说如是法相。即于坐中。远离尘垢。乃至所有一切集法。皆悉得知。及灭相法。亦如实知。譬如净衣无有垢腻。入于汁中。正受其色。如是如是。彼四长者即于坐处。乃至得知一切结惑集灭相法。如实证知。彼四长者。悉各如是见诸法相。得诸法相。证于法相。入于法相。度烦恼碛。心无障碍。越诸疑网。除灭结使。得无畏处。不随他知。依佛法行。从坐而起。顶礼佛足。在于佛前。胡跪合掌。而白佛言。大觉世尊。我等今从佛世尊边。乞求出家。依佛教法。受具足戒。尔时世尊。即告彼等四长者言。汝辈比丘。清净善来。入我法中。行于梵行。灭诸苦故。是时世尊作此语已。彼波罗奈四大长者。头发自落。髭须犹若七日剃来。身体自然披服三衣。手擎钵器。彼四长者即成出家。受具足戒。时四长者。出家未久。受具始尔。在于一处。舍诸缘务谨慎身口。不敢放逸。勤劬精进。在空闲处。行于善行。独坐独起。不曾停息。如救头然。住兰若内。尔时彼等诸善男子。为求道故。正信出家。不久即得无上梵行。自见法相。自证诸通无畏而行。口即唱言。已断生死。得梵行报。所作已办。来生更不受后世有。自知自证。彼四长者皆悉一时成阿罗汉。心善解脱。彼时世间成就一十一阿罗汉。第一世尊。二五比丘。三耶输陀。及其在家最胜朋友四大长者善男子是。

尔时长老耶输陀。身昔在家有五十朋友。诸国来集。或有小来共相长养善男子辈。闻耶输陀善男子往大沙门边行于梵行。闻已如是共相谓言。彼之梵行。必当精胜法集牢强。而耶输陀善男子。事彼大沙门。行于梵行。我等今者亦可至彼大沙门边求行梵行。彼等如是共平量已。相将即到耶输陀所。到已即对耶输陀面。相共言说。文辞巧丽。种种谈论。各相问讯。各相虔恭。如是讫已。却住一面。住一面已。

尔时彼等五十友人。各是别国最大长者。往昔在家。亲善朋旧。即便共白。耶输陀言。仁耶输陀。今此梵行。必应是好胜于余人。而长老在大沙门边。行于梵行。我等意乐亦与仁同。欲往诣彼大沙门边行于梵行。

时耶输陀。即便共彼五十在家往昔善友。诣于佛所。到佛所已。顶礼佛足。礼佛足已。却坐一面。其耶输陀即白佛言。大善世尊。我昔在家。有此五十友朋知识。或在前后。一切皆悉是善男子其意并乐归依如来。唯愿世尊。大慈怜愍。为说法要。教诏示导。

尔时世尊即为彼等。随顺说法。而其彼等诸长者辈。闻佛所说。乃至如实一切悉知。彼等长老悉成漏尽诸阿罗汉。心善解脱。于时世间合成六十一阿罗汉。谓佛世尊。及五比丘。并耶输陀。其耶输陀波罗奈城。有四善友。无垢善臂。满足牛主。其耶输陀。在家朋友。诸大长者。有五十人。并是别国相召集来。或前或后。善男子等。

尔时世尊于波罗奈鹿野苑中。度是人已。更欲别向他方而行。即告长老耶输陀言。汝耶输陀。还住于此。莫随逐我。所以者何。汝耶输陀。小来未曾苦于身体。又复汝身皮肤柔软。不串粗衣及以恶食。汝在此住。受汝父母所须供养。随胜衣食自恣而受。汝之父母。能供养汝。

时耶输陀禀承教诲。恭敬而立。即白佛言。如世尊敕。我不敢违。而耶输陀闻佛敕已。住波罗奈。一定不移。

尔时天竺波罗奈城。复有五百商人长者。与耶输陀昔在家时。亦为朋友。入海采宝。一时回还至家。各各相共借问耶输陀处。彼等问已。闻耶输陀今日在彼大沙门边行于梵行。彼等闻已。各相谓言。彼之梵行。定应上妙教法胜他。若不如是。其耶输陀善男子。今云何乃能回心向彼大沙门。边行于梵行。我等今亦可共往诣大沙门边求行梵行。

尔时彼等五百商人诸大长者。结集相共诣向长老耶输陀边。到已共白耶输陀言。仁耶输陀。久不相见。我等入海。今始回还。闻仁出家故来咨白。安隐无恼快乐以不。如是种种善言美语。慰劳相问。彼此讫了。各起恭敬。却住一面。

尔时五百商人长者。白于长老耶输陀言。仁耶输陀。今此胜也。时耶输陀。即报彼言。如是如是。今此最胜。尔时彼商五百长者。即于长老耶输陀边偝舍出家。求受具戒。经多年月。不能得道。

尔时世尊。游历他国。回还至彼舍婆提城。住只陀林精舍之内。时其长老耶输陀。身经于多时。夏罢讫已。即共五百诸比丘众相随而去。闻佛在于只陀精舍。欲往诣彼见如来故。彼客比丘。至只陀园。是时彼处主人比丘。或取钵者。或衣襆者。内房中时。起大高声。喧闹杂乱。

尔时世尊。知而故问长老阿难。作如是言。长老阿难。此中是何高大音声。喧乱乃尔。是时阿难。即白佛言。如来世尊。今者外许别有五百客比丘来。长老耶输陀。最为其首。至于此处。我等既见客比丘来。而此旧居诸比丘辈。共相慰喻。问讯安和。及受衣钵。内于房时。起是高声。

尔时世尊。告阿难言。长老阿难。汝若知时为我唤彼如是等客诸比丘来。尔时阿难。闻世尊敕。即便至彼客比丘边。语诸一切客比丘言。汝长老辈。世尊今唤汝等一切诸客比丘。时诸比丘。既闻阿难。如是言已。语阿难言。如长老意。我不敢违。

尔时五百诸客比丘闻受阿难如是教已。往诣佛边。到佛所已。顶礼佛足。既礼拜已。却住一面。诸客比丘。住一面已。嘿然而立。

尔时世尊。即告彼诸客比丘言。汝等比丘。何故如是作大高声。犹如世人诸诤斗起呼呼呵呵。其声犹如钓鱼之师。各各相竞趁逐诸鱼。各相唱唤。汝等比丘。各还本处。不得共我居住此中。我趁汝等。是时彼等五百新入客比丘。闻佛如是言。各白佛言。如世尊敕。彼等五百诸客比丘。闻佛是言。顶礼佛足。绕佛三匝辞佛而去。执持衣钵。从精舍出。至一河边。其河名曰婆罗瞿摩帝(隋言秀媚主)。在彼秀媚河岸边住。昼夜精勤。无有休息。初夜后夜。不卧不眠。猛励修道志愿规求。助道法证。是故用心。彼等用心。不休不息。不久之间。所为事成。彼善男子。既各正信。舍家出家。而能办彼无上梵行。而能得办。自现见法。证于诸通。即得断除一切诸结。自口唱言。生死已尽。得梵行报。所作者办。更不复受于后世有。自证自知。彼诸长老。一切悉皆成阿罗汉。心善解脱。无复怖畏。

尔时世尊。在舍婆提只陀精舍。少时住已。欲更行历其余聚落。从此聚落。到彼聚落。渐渐而行。到毗耶离。至彼城已。往猕猴池。其池岸边。有草精舍。即便停住。

尔时世尊。日下西时。从三昧起。出草精舍。向于露地。铺座而坐。比丘僧众。左右周匝。前后围绕。尔时世尊。告阿难言。长老阿难。我见婆罗瞿摩帝河。诸比丘等所居住处。大有光明。而彼婆罗瞿摩帝岸所有五百诸比丘。住如是三称。

佛告阿难。汝今可唤彼诸比丘使来见我。是时阿难。闻佛世尊如是敕已。向一年少比丘之边。到已即告彼比丘言。善哉长老。汝速至彼婆罗瞿摩帝河岸边。彼处今有诸比丘等。汝语彼等诸长老言。世尊今欲见长老等。若知时者。宜应速疾往见世尊。时彼年少长老比丘。闻于阿难如是言已。白阿难言。如尊者教。我不敢违。

时彼年少长老比丘。速疾而行。譬如壮士屈舒臂顷。如是如是。时彼长老年少比丘。从毗耶离。速疾隐身。至于婆罗瞿摩帝岸。出身现往彼所居处诸比丘边。到已即告彼等一切诸比丘言。善哉长老。汝等今者若当知时。世尊欲见汝等长老。汝等今者若当善知。可速往诣至世尊所。

尔时彼处诸比丘等。白彼年少使比丘言。如长老教。我不敢违。是时彼等诸比丘众。闻此语已。譬如壮士屈伸臂顷。从于婆罗瞿摩帝河所居之处。各隐其身。至毗耶离猕猴池岸草精舍下而即现身。

尔时世尊。当此正入不动三昧。其耶输陀长老。亦入不动三昧。彼来五百比丘亦。入不动三昧经。夜初更。尔时阿难从座而起。偏袒右肩。正理衣服。合掌向佛。而作是言。愿世尊知夜以一更。世尊今可慰喻于彼客比丘僧。是时世尊。默然不言。如是复已。经夜中分。阿难更请。乃至世尊默然不言。尔时其夜至第三分。阿难复请。世尊默然。经夜后分。欲打鼓时。明星将现。长老阿难更从坐起。偏袒右肩。正理衣服。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当知。夜已后分。不久打鼓。明星欲出。世尊今可教诸比丘慰劳于彼诸客比丘。又复比丘坐已经久。身体疲懈。

尔时世尊。告阿难言。长老阿难。汝今不知如此义理。所以者何。长老阿难。汝若知理应不发问。今此三昧。非汝境界。何以故。阿难。我向入此不动三昧。此之五百比丘。亦入不动三昧。长老耶输陀。最为初首。皆悉入于不动三昧。我今自知如此理已。尔时世尊。欲说偈故。即作如是师子吼言。

已渡烦恼诸欲泥复已灭除诸聚刺

到彼贪痴灭尽处于彼苦乐更不停

既已越度彼岸边是则名为真勇健

亦称比丘善破恶又复名善解脱人

尔时世尊。说是偈已。而彼五百诸比丘等。心生希有未曾有事。已生希有未曾有故。各相谓言。诸长老等。希有此事。此之长老耶输陀者。大有神通。乃能使此五百比丘。一切皆亦有大神通。共耶输陀。昔作朋友。各能相似。彼等父母。亦皆有德。是时彼等五百比丘。心各生疑。欲问世尊决断所疑。即便相与白世尊言。今此长老耶输陀者。彼于往昔。种何善根。而今身中。乃能如是居家殷富。如是多财。如是多宝。如是二足四足具足。如是家生。然其初生上覆宝盖。又其父母。为耶输陀。造三种堂。昔缘何业。得此果报。又复于诸婇女等边。生塳墓想。何因能尔值佛出家。受具足戒。成阿罗汉。父母及妻。皆得圣法。在家朋友。及诸国土。商主朝廷。并婆罗瞿摩帝河边五百比丘。得罗汉果。作是语已。皆各默然。

尔时世尊。即告彼等诸比丘言。汝诸比丘。至心谛听。我念往昔。波罗奈城。时有一人。欲营其事。彼如是念。我若此事得成就已。复作是事。此事办已。当作此事。我此事办一切讫了。后别当造美食美饮种种办具餐啖嚼啮唼[口*束]吮等。各办具已。当施沙门及婆罗门。悉令具足充实饱满。

尔时彼人。以心勇猛善业因缘。复以众多福德所润。所营事者。悉皆成办。彼人既见其事已办。于晨朝起。整顿多种丰饶饮食可餐啖者。具足执持。将诣城门。到已安置。作如是念。今此城门。最初见者。若有沙门。若婆罗门。我当持此多种饮食。乃至唼[口*束]而用布施。

尔时彼城门外。有一辟支佛。名那伽罗尸弃(隋言成髻)。恒常住在波罗奈城。而彼尊者大辟支佛。于晨朝时。日在东方。着衣持钵。徐行欲入波罗奈城乞求饭食。是人遥见彼辟支佛。威仪庠序。进止端平。足步安稳。无有差移。左右观看。徐行直视。举动审谛。不急不宽。住立仰瞻。人所乐睹。形服相称。内外严仪。彼人见已。得清净心。生大欢喜。即将其食。奉辟支佛。尔时彼辟支佛。作如是念。我今已得种种美食布施。而食时既未至。我今且可少时摄心坐禅系念。思惟是已。却行一面。到河岸边。时有一树。即在其下。加趺而坐。正意定想。身体端然。寂静一心。不摇不动。如是而住。

尔时波罗奈城。有一王。名婆岚摩达多(隋言梵德)。严驾四兵。从城门出。是时城外。忽有一人。从聚落来。手执伞盖。逆头值王。彼人遥见梵德国王在前而来。见已内心作如是念。我今可避于梵德王勿令见我。彼人如是心生念已。即下道行。向一别路。其路乃到波罗那河。从彼河岸。顺流下行。未经多地。忽然而见彼辟支佛。在于河岸一树之下。加趺而坐。正念正思。身不摇动。彼辟支佛。为于日光。照触身体。遂便汗流。彼人见已而作是念。此仙应是持戒清净。必定应得证诸正法。今此日光。既照其体。或患热恼。作是念已。我今可持此之伞盖覆其身上。为作荫凉。

尔时彼辟支佛。知食时至。作如是念。我食时至。宜应从此三昧而起。时辟支佛。既出三昧。即见彼人持于伞盖覆己身上。见已为欲愍彼人故。飞腾虚空。作十八变。于虚空中。行动来去。或跪或立。或卧或坐。复出烟炎或放火光或时作水。涌没隐显作如是等无量诸种神通示现。

尔时彼人。即便于此那伽尸弃辟支佛边生净信心。合十指掌。至诚顶礼。作如是愿。愿我来世。值如是圣。或胜于此。既值遇已。彼所说法。愿我即能于彼法中。速疾证知。愿我当来不堕恶道。复更启请彼辟支佛乞手奉食。而咨问言。尊者现今住居何处。彼辟支佛。即报之言。我住某处。我行某处。尔时彼人。即便往诣彼辟支佛所居住处草庵之边。至已内外洒扫泥地。除却秽草讫。而奉请彼辟支佛。欲以四事供养供给。若有所须。我能办具一切衣食。如是奉彼辟支佛已到自家中。向其父母妻子。眷属及余无量无边人辈。说如前言。我今得见如是仙人如是戒行。如是清净。证妙法者。仁若知时。至于彼所。供养尊重。是时彼人父母妻子。并及朋友诸知识等。闻已皆诣向那伽罗辟支佛所。以清净心。恭敬供养。

尔时彼人。经于少时。作是善念在家大患。烦恼缠绕。出家大乐。解脱无为在家难办。一向无垢。亦不可得一向无染。亦不可得。乃至欲令尽一身命清净无垢行于梵行。终不可得。我今可至彼仙人边乞求出家。如是念已。而彼人即往诣尸弃辟支佛所而咨白言。善哉大仙。听我出家。而辟支佛。不许出家。彼人再白。乃至三白。善哉大仙。听我出家。

尔时尸弃辟支佛。心愍念彼人如是三请。即告其人。作如是言。汝善男子。汝今若欲求出家者。去此不远有诸外道。名曰波梨婆罗闇(隋言行行复行)。汝于彼处。且可熏修调伏身心。而当来世。于正法中。取出家因。复乞求愿。未来世有一佛出世。名曰释迦牟尼如来。愿见彼佛。我值遇已勿令失脱。于彼如来法教之中。得出家已。誓愿舍离一切诸苦。

尔时彼人。取彼伽罗辟支佛语。遵奉不违。即请彼佛尽一形寿。将诸供具而以供养彼辟支佛。

尔时尊者那伽罗尸弃辟支佛。乃至随缘。住于世已。入般涅槃。而彼人等。所有眷属。一切聚集。见辟支佛入般涅槃。即便共取辟支佛身。如法供养。殡葬阇维。所谓造诸舍利之塔。塔上造作覆盆相轮。悬诸宝铃。幡盖香花末香烧香。燃灯续明。而用供养。

尔时彼人。如是供养。过历时已。即于波梨婆罗阇所法中出家。既出家已。还依彼林坐起而住。于晨朝时。数数入于波罗奈城。乞食活命。曾经一日。入波罗奈乞食之时。于一方面。见妇女尸。为重病死。身欲青色烂坏。蛆虫穿穴遍唼。见已近立。熟视熟观。于其内心。生不净想。舍之而去。如是系念身体不净。忆念不舍。数数复念。成就勤劬。得四禅心。复更重发如是之愿。愿未来世。值释迦佛出现于世。

尔时我愿令得满足。值遇之日。愿彼佛边。童子出家。修行梵行。彼佛世尊。所说之法。愿我闻已。速能证知。而其彼人。随多少时。住于世已。遂便命终。命终之后。生梵天宫。然其彼人。从天上下。复生人间。如是次第。经历劫数。最后有身。还来生此波罗奈城最大巨富长者之家。而其长者。多有钱财资产服玩。乃至所须无有乏少。

尔时世尊。复更重告诸比丘言。更有因缘。我当具说。忆念往昔。还在此处波罗奈城。有迦尸国。其王名曰[口*祁](居祁反)[口*梨]尸(隋言损瘦)王。彼[口*祁][口*梨]尸。于迦葉佛般涅槃后。收取舍利。起七宝塔。所谓金银颇梨琉璃马瑙珊瑚虎魄等宝。内于塔里。其外别更以石垒之宝塔。去地高一由旬。广半由旬。

尔时彼国[口*祁][口*梨]尸王所起塔。名陀奢婆梨伽(隋言十相)。其塔相轮。第一覆盆[口*祁]梨王作。第二覆盆王大妃作。第三覆盆王长子作。第四覆盆是王女名摩梨尼(隋言小鬘)作。第五覆盆[口*祁]梨尸王第二儿作。第六覆盆。[口*祁][口*梨]尸王第三儿作。第七覆盆。[口*祁]梨尸王第四儿作。汝等比丘当知。尔时彼[口*祁]梨尸王第三儿。为迦葉佛阿罗呵三藐三佛陀。舍利塔上其第六层造覆盆者。今耶输陀比丘是也。

复告比丘。又彼过去伽罗尸弃辟支佛边。手执伞盖。作荫人者。还是即今此耶输陀比丘身是。其耶输陀。以手执伞。辟支佛上为作荫凉。迦葉如来舍利塔上覆盆庄严相轮光显。彼等业缘果报熟故。初生之时。头上自然有宝伞盖。

又复往昔。为那迦罗辟支佛身。造于草庵。将杂资财。诣彼尸弃辟支佛所。并及种种衣服饮食。供养因缘。彼果报故。今得具足长者家生。于盛年中。然其父母。为造三堂。受于种种自在福报。

又复往昔。曾于林见死妇女尸。生不净想。念念相续。藉彼系心善业果报。今世在家。于诸婇女身体之中。生塳墓想。

又复往昔。于彼尸弃辟支佛所。发于誓愿。愿我来世生生莫堕诸恶道者。以是善缘果报力故。在在处处。不经恶趣。从天生人。从人生天。受乐果报。又复往昔。于彼尸弃辟支佛所。发是誓愿。愿我来世。值遇如是。大仙尊者。或胜此遇。若彼世尊。有所言说。微密法要。愿我一切悉能闻持。闻已速疾皆得知证。藉彼福力果报因缘。值遇于我最胜世尊。复得于我说教法中。出家得成漏尽罗汉。

又复往昔。于彼尸弃辟支佛所。初始闻时。心生欢喜。生欢喜已。即时传向其家。父母妻子六亲。并余眷属。说那伽罗大仙尸弃辟支佛有种种功德。称扬赞叹。彼诸眷属。从其闻已。倍生信敬殷重之心。欢喜踊跃。即共相率。备办种种供养之具。往彼礼拜。奉设供养。四事充足。藉彼善业福报因缘。至于今世。其耶输陀长老比丘。父母妻妾。及诸眷属。于我法中。皆得圣法。又复长老耶输陀。有在家知识。及彼婆罗瞿摩河岸。久时所住五百比丘。皆悉证成阿罗汉果。此等彼时遇辟支佛。并各同愿。齐心共发如是大誓。仙圣人边。植诸善业。得是果报。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如是供养诸圣真得于无量大果报

佛及尸弃辟支觉并诸罗汉漏尽人

或复供养十力尊无畏具足诸相满

大慈大悲诸正智能得果报无有穷

供养诸佛缘觉田及诸声闻解脱众

现在人天受果报后得寂灭大涅槃

本文链接:第三十六卷 佛本行集经

上一篇:第五百一十二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下一篇:第十五卷 佛祖历代通载

经藏网